流量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量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河南光山处理23名学生被砍案首批6责任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2 01:40:51 阅读: 来源:流量计厂家

歹徒受末日论刺激

行凶时具备自控力

歹徒怎么如此凶残?又为何将菜刀挥向无辜的孩子?他是不是患有精神病?两次审讯后,欧阳明星明确指出,此人尽管患有癫痫病,但当时并没有发作,况且一旦发病,自己就会瘫倒在地,更无力伤害孩子。而他从被控制后到现在,神志一直非常清醒,对当时发生的事情记忆特别清晰。

闵拥军交代,自己前一段癫痫发作后,父亲不让其出门。但“眼看世界就要到末日了,光山要夷为平地了,待在家里也是死”,当天晚上,感到“即将结束生命”的他,在将自己两个孩子和父母痛打一顿后,11时跑出了家门。他在寒风刺骨的黑夜之中奔走了一整晚,手都冻僵了,深感“末日来临了,老天确实不想让我活了”。

天刚蒙蒙亮,此时的闵拥军已跑出10公里。看到一户人家冒出炊烟,他要进去烤火,而独自在家的八旬老太不敢让这个陌生人进门,争执之中,闵拥军拿起身边的菜刀对准老太就是两刀。面对倒在血泊中的老太,闵拥军意识到自己杀人了。但此时他却没有停手,反而有一种“一不做二不休”的冲动:反正左右一个死,还不如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一条好汉”。“因为前两年通过媒体知道,杀孩子可以上电视”,杀红了眼的他又将目标对准了校园。

此时,陈棚村小学的学生们已经开始陆续到校。大门敞开,没有一个老师和大人。闵拥军冲了进去,左右挥舞菜刀,惨叫的孩子纷纷倒下,没用3分钟,他已经冲上了楼。就在决定要将一个孩子扔下楼的时候,他看到了楼下血泊之中的孩子,想起了自己一个9岁、一个2岁的孩子。放过了这个孩子,他也被赶来的群众制服了。

“通过供述最后一个细节,我们判断他完全具备自我控制能力。”欧阳明星介绍,闵拥军供述自己听说的世界末日论是一个叫金国珠的女人讲的。走访中,当地多名群众不约而同地说,这名叫金国珠的农村妇女,是罗陈乡金星村人,今年61岁,她最近四处散播谣言:“世界末日就要来了,地球要爆炸了,光山罗山都要被夷为平地,神要来接管全人类。”

警方在金国珠家中搜出70多册宣传世界末日谣言的宣传品。但这名妇女已经逃跑,警方正在全力追捕。“鉴于这个案件属于未成年人案件,如果传播扩大,极容易产生诱导效应,按有关部门要求,侦办初期不宜公开,所以这也就是有人以为我们封锁消息的原因。”光山县长王志学说。

学校大门四敞大开

安防漏洞令人痛惜

学校大门缘何对歹徒四敞大开?光山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张志锋向记者介绍了初步调查结果。经查,陈棚村小学门卫由校门口小卖部经营人员张长胜担任。张长胜每天7时左右打开校门,而学校要求老师预备铃前10分钟,即7时50分前到校即可。但对值日老师到校时间没有单独要求。从学校的考勤表中看,班主任和值日老师均在7点半以后才到校。而那时凶杀已经开始。

12月14日,值日教师是教导主任邹邦伟、教导副主任兼保安员邹增峰。由于目前两人都在武汉陪护学生,具体细节尚待了解。在与歹徒搏斗中,邹增峰的橡皮棍被砍断,张长胜的拖把杆也被砍断。但通过视频监控,可以确定,案发时没有老师和门卫第一时间出现。仅短短3分钟,歹徒冲上了三楼。

学校安防出现如此漏洞,实在令人痛惜。就在案发前两天的12月12日,该学校刚刚通过由一名县教体局副科级干部带队的平安建设检查,该校各项指标合格。

12月17日,《信阳日报》发声明为当天头版刊发的《光山: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稿件而向社会致歉。据了解,该组报道每个县选择一个亮点进行报道,光山的最大亮点就是教育。光山今年有12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占据信阳全市的半壁江山。稿子10天前已经写成,按原计划17日排到光山发表,这种安排恰恰形成了最大的讽刺。“没有安全,何谈教育?我们必须反思,反思干部作风的漂浮。要向全县人民深刻检讨!”光山县委书记文宗锋沉痛地说。

校园安保疲于应付

留守儿童处境堪忧

这几天,光山县教体局分管学生安全和教学质量工作的副局长周锋一闭上眼,就会出现血淋淋的凶案场面和痛彻心扉哭叫的孩子们。“我们对不起孩子……”和记者说起他在医院见到抢救受伤学生的场景,他掉下了眼泪。

周锋说,他分管安全,最怕半夜手机响。尽管高考连创佳绩,但农村学校安防的薄弱却时常让人胆战心惊。仅学校保安投入这一块,就一直没有彻底解决。全县300多所义务教育阶段小学,配备全职门卫的不到1/3,而且这些学校都在县城和乡镇驻地。绝大多数学校特别是偏远村庄小学没有专职保安。尽管上级部门不断要求配齐保安,但一没编制,二没资金,只能由内部教师调剂。在农村小学,一般一个老师包一个班,只能在没课时兼做保安。这在广大农村中小学是个共性问题,势必造成学校安保疲于应付。

校园惨案已经过去,但更令周锋忧虑的,是留守儿童的道路交通安全问题。让他深受刺激的是抢救孩子的那一幕:23名孩子全是留守儿童,仅有两三个母亲陪伴,没有一个父亲到医院,有一家来的是70多岁的奶奶和姥姥,老人受刺激差点晕过去,又安排了工作人员搀扶照料。光山是个劳务输出大县,80多万人口,有30万人在外务工。家长外出打工后,孩子的教育只有交给老人。一般情况下,村里的老人开个蹦蹦三轮车,“拼”上三四个孩子一起拉到学校。这样的交通状况,怎能不让人揪心?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北京脱发科哪家好

如何祛痘嫩肤?

治疗眼球震颤最好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