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量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贵州仁怀酒业建设大跃进评应提升品质贵州仁怀酒业大跃进茅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4:24:01 阅读: 来源:流量计厂家

贵州仁怀酒业建设“大跃进” 评:应提升品质_贵州仁怀酒业,大跃进,茅台

Foodjx导语:贵州仁怀酒厂建设大跃进,违法用地事件屡屡发生。5月25日10点,经济之声聚焦:贵州仁怀酒业 大跃进 ,是推动地方特色产业?还是盲目铺摊子? 中广网北京5月25日消息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天价茅台,茅台要打造奢侈品品牌这样的标题前一段时间牢牢地抓住了人们的眼球。然而,这样的声音落下去之后,在茅台酒产地贵州仁怀,酒厂的建设依然如火如荼。茅台酒背后的乱象,依然在上演。 从2010年开始,仁怀市内的不少村子就迎来了给农民做工作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的工作内容,就是劝说村民们拆迁。他们的村庄,将会变成生产名酒的工业园。很多村民和所在的镇政府签订了拆迁安置的协议,但是有人告诉媒体记者,协议虽然签了,但是政府许诺的补偿一年多都没有到位;也有一些村子的人和镇政府协商要求以集体土地入股企业,参与分红,却没有得到回复;还有村民向主管部门所要有关征地的审批手续,却被告知,产业园区的建设是"边建边审批";甚至还有人反映,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也有造假的。 为了建酒厂,征地的办法层出不穷。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规定,新建、扩建和改建白酒和酒精生产线需要新增用地的,各级发改委和国土部门一律不得办理有关手续。而在贵州仁怀工业园区上建起的酒厂,手续不全问题突出。有仁怀市的官员透露,在园区建设上,有领导提出"基本合法、基本可行、基本具备条件"的项目就可以开工,边干边报批,要学会"弯道超速"。而仁怀名酒工业园区也是想借助茅台酒谋求更多地方经济发展。 利用当地优势产业发展地方经济,本身无可厚非。但是,这种大跃进式的建设,从长期来看,势必会给当地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央广财经评论》,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秀山就此话题进行评论。 贵州仁怀是著名的茅台产地。所以当地就想发展酒业,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可是在实施的过程中就出现了操作不规范的问题。您怎么看?贵州仁怀是在推动地方特色产业发展还是在铺摊子、盲目上马? 陈秀山:应该说发展特色产业应该是发展地方经济的一个重要路径,本无可厚非。但是在发展过程中切不可采取大跃进式的大规模简单盲目的数量扩张方式,因为在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可能需要更加注重的是经济发展的质量,是可持续的发展。 我们现在看到仁怀一个地方的问题,为什么类似的事情会在一些地方反复出现?您觉得,它所带来经济社会的消极影响是什么? 陈秀山:我觉得这个可能跟部分地方政府急于求成、要出政绩这种短期的行为是有直接的关系的。每一届政府都想在任期内对地方经济做出一些成绩,上一个新的台阶。但是在发展的路径选择上面,可能习惯于大跃进式的盲目的数量扩张的,而不顾社会经济资源环境的协调,有的时候甚至伤害了某一方面的利益,带来的结果可能在短期内经济上去了,但是为社会的发展埋下了更多的隐患,同时可能对资源环境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很多地方在快速上项目的过程中,都有一个非常宏伟的规划。但是,制定这些宏伟的规划之前,有没有具体对国内市场进行仔细调研,这就不得而知了。这种宏伟规划和"打造某某之都"的口号现在非常多,我们甚至有点听觉疲劳了。这种发展方式,会不会导致当地产业发展的不均衡? 陈秀山:在各地发展当中确实普遍存在这样一个现象,有成功的,但是更多的是失败的,要看发展的条件,看产业发展的前景。我个人的判断,白酒不管你多有名、有多悠久的历史,总体上这个产业不是个朝阳产业,它是逐渐萎缩的,所以说如果仁怀有这样的历史传统、有这样的独特的资源环境条件,那么可能更加应该注重提升它的品质,恰恰不是数量的扩张,而是要数量的限制,这样才能够真正打造出"国酒之都"的品牌来,才能够取得相应的社会和经济效应。 陈秀山:我觉得政府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目标有一个选择的方向性问题,我们不是为GDP而GDP,而是为了老百姓的福利,切实提高他的生活水平,使这个社会更和谐,生活更安定,享有更多的公共服务。不能说单纯为了追求经济增长、追究GDP而侵害了其他社会各阶层特别是农民这样一个弱势群体的利益,主要这个问题集中在土地上。 这里面还有个大问题就是到现在了农民的拆迁款还是没有到位,农民可以利用哪些渠道来进行协商或者主张自己的权益? 陈秀山: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当地政府高度的重视,因为这牵扯到经济发展的结果,如果路径选择得不恰当,可能引发社会的这种冲突,从而反过来又会制约经济发展。作为农民我觉得可以向政府合法、合理的渠道积极的反映问题,或者通过媒体表达自己的诉求,因为国家在这个方面都有明确的规定,土地的利用,规划的审批,规模、占地的限制等等都是有法可依的。如果说政府为了追求片面的GDP增长,来有意无意的钻空子,那政府的定位就要反思了。政府不能站在单纯GDP观点上,以牺牲农民社会弱势群体利益为代价来追求增长。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上一篇:“周黑鸭”回应“财经中国”博文:不惧诽谤

下一篇:加多宝一个月投4亿换品牌 难洗行贿阴影

滨州西服设计

银川定制工服

新余职业装订做

湘乡定制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