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量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诺德勒案件庭审买罗斯科赝品受骗藏家上证人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34:47 阅读: 来源:流量计厂家

诺德勒出售的一件马克·罗斯科赝品

“我花了830万美元买了一张假画,我要拿回我的钱!“多门尼克·德·索尔1月27日出现在下曼哈顿联邦法院的时候明显一脸怒色。说话的时候,他激动地指向了距离自己所在的证人席只有几英尺距离的一个甲子,上面放着一幅巨大的红色油画。

德·索尔是前Gucci高管,现任苏富比董事会成员,他和妻子艾琳娜(Eleanor)是这次案件的原告,到目前为止,这也是诺德勒画廊(Knoedler)涉嫌制假欺诈的众多案件中唯一正式开庭的一桩官司,得到了极大的关注。

德·索尔夫妇是众多耗费巨资购买这些据称是来自于抽象表现主义大师们的作品,但是最终发现,这些画作都出自于一个居住在纽约皇后区的华人业余画家的手笔。

诺德勒的前主席安·弗里曼(Ann Freedman)以及画廊的律师一起作为被告方出庭。

花费了800多万美元的德·索尔夫妇认为自己买到的是马克·罗斯科的作品,现在,他们索赔2500万。他们说,自己为了这笔开销“费了大劲“,并称诺德勒画廊所做的事情是“一场阴谋”,德·索尔说:“我认为我们应当得到大额的补偿。“

藏家多门尼克·德·索尔是苏富比董事会成员,因为购买了假的罗斯科作品而发起诉讼。

在出庭作证期间,德·索尔反复强调说自己曾经对于弗里曼以及“曼哈顿最老“、美国最富盛誉的诺德勒画廊有着很强的信任感。

在直接问询阶段,在被自己的律师格雷格·克拉瑞克(Greg Clarick)问到是否对作品进行仔细的检测的时候,德·索尔说他确实这样做了,并且要求弗里曼出示书面的证据来证明她之前所做的一系列口头陈述——她 说这幅罗斯科的油画来自于一位瑞士神秘藏家Mr。 X的后裔,这位藏家曾经在墨西哥以及瑞士两地生活,是直接从艺术家的工作室买下这幅作品的,当时的经手人是艺术顾问大卫·赫伯特(David Herbert)。

弗里曼确实作出了书面的保证,并说这幅画经过了多位罗斯科专家的鉴定,其中包括了罗斯科的儿子克里斯托弗。德·索尔才对此表示满意。

但是,当长岛艺术经纪人格拉菲拉·罗萨尔斯(Glafira Rosales)将40多件伪作卖给诺德勒的事件曝光、证明“神秘“藏家是空穴来风的时候,这些保证书立刻就成为了废纸。

这次审判以及无数与诺德勒相关的案件会引发一系列关于艺术品真伪判定的一系列疑问,比如:买家和买家在其中应该承担如何的责任和义务?

德·索尔曾经说这幅画“一文不值“。克拉瑞克曾经不止一次的询问他关于是否对于作品做过研究的问题,德·索尔说,根据他自己所做的调查以及弗里曼所提供的关于作品来源的文件,“我没有理由怀疑弗里曼是在对我撒谎。”

“这让我无法想象,“他说:“这是一幅赝品,诺德勒在卖赝品。”

出现在法庭商店这幅伪作显得有点让人意外。德·索尔的律师在他开始作出证言之前很随便的就将这幅画拖到了法庭上——这与通常拍卖场上专业人员们带着白手套小心翼翼的处理大师们作品的景象形成了鲜明对照——将它放在了一个大架子上。

来自原被告双方的律师随后上前与保罗·加德尔菲(Judge Paul Gardelphe)法官谈论了关于伪作以及检查背面的问题——但是他们争论的内容是什么并不清楚。

也许是关于这幅作品的证据持续出现的原因,在诺德勒的律师上前审问德·索尔的时候,这幅画被撤下了画架。

在当天的早些时候,克拉瑞克花了大量的事件询问梅丽莎·德·梅德里奥斯(Melissa De Medeiros)——她是弗里曼在诺德勒画廊的助理。

冗长的问答环节,以及各种书面文件,勾勒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故事:事情开始于罗萨尔斯经由画廊的前雇员杰米·安德拉德(Jaime Andrade)认识了弗里曼。律师呈现的备忘录显示出,这些来自于“神秘“藏家的作品数量是如何与日俱增,直到最后的40幅的惊人数字的。

德·梅德里奥斯还陈述了自己的研究工作是如何用于支持罗萨尔斯的故事、以及被画廊提供给买家的。这些信息也向买家解释了Mr。 X的藏品是如何被收集起来的——即便是画廊给顾客们讲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改变有着众多的版本。

关于Mr。 X的收藏故事当中有一个关键人物,这位名叫阿方索·奥索里奥( Alfonso Ossorio)的菲律宾艺术家据说帮助这位所谓的瑞士藏家使用现金从艺术家的工作室直接购买了这些艺术品,所以没有相关的文件保存下来。而画廊最终把知 名的艺术经纪人、艺术顾问大卫·赫伯特(David Herbert)的名字用在了这些来自于罗萨尔斯的油画上。

克拉瑞克反复对德·梅德里奥斯施压,问她在深度的调查过程当中是否发现了将奥索里奥与赫伯特、瑞士藏家或者是墨西哥藏家联系起来的线索。他还试图让她说出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调查可能与Mr。 X相关的每个人的。

德·梅德里奥斯的回复总是含糊其辞,其中还提到了奥索里奥曾经在巴黎组织的一场展览以及参与人员的名单,最终是加德尔菲法官打断了这些无果的追问,向德·梅德里奥斯说:“我没有问你关于奥索里奥展览参与人员的问题。“

不久之后,他再次向德·梅德里奥斯发问。“你是否找到了任何有关于赫伯特向瑞士藏家提供咨询服务的证据?“

德·梅德里奥斯此时有点不知所措,说出了已故著名瑞士藏家恩斯特·贝耶尔(Ernst Beyeler)的名字。

“我再说一遍,“加德尔菲法官指着她说:“我的问题是,你是否记得任何有关于赫伯特向居住在墨西哥和瑞士藏家提供咨询服务的证据?

德·梅德里奥斯说没有。

《纽约时报》曾经在2012年的一篇报道中称,弗里曼以及画廊的工作人员曾经将给画廊带来数以千万美元计的收入Mr。 X称为“神秘的圣诞老人“( Secret Santa)。当克拉瑞克问德·梅德里奥斯相关细节的时候,法庭上再次气氛凝重。

克拉瑞克问“神秘圣诞老人“是否被用于称呼与罗萨尔斯相关的藏家。德·梅德里奥斯作出了肯定的回应时候,他继续问道:“谁这样说?”

“我记得安·弗里曼这样说过。“德·梅德里奥斯回答道。

当克拉瑞克继续问“神秘圣诞老人“通常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德·梅德里奥斯回答道:“它说的是一个在假日里给你送礼的匿名人士。”

三国霸主online安卓版

绿茵战神内购破解版

天际飞行队破解版

表情包大冒险汉化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