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流量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全国十佳农民冯立田像办企业一样种地白须草

发布时间:2020-11-04 07:40:34 阅读: 来源:流量计厂家

“全国十佳农民”冯立田:像办企业一样种地

河北日报

讯:

惊蛰已过,又是春播好时节。去年底获评第三届“全国十佳农民”的玉田县集强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冯立田,已开始忙春播、访社员、谋划新品种。

作为新型职业农民的带头人、现代农业建设的排头兵、农村改革创新的先行者,获评“全国十佳农民”的冯立田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对农业未来改革发展又有什么样的看法和思考?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近冯立田。

大格局

2月28日,冀东。

春回大地,冰冻了一冬的土地正渐渐苏醒。

玉田县集强合作社的“春播集结号”吹响了。

午后,伴着温热的阳光,播种机“轰隆隆”驶过。麦种和化肥已经同时深埋进春的泥土。

“播种机走这一趟,就把播种、施肥两件事儿都干了。”春播首演,集强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冯立田望着正在土地里自由挥洒的播种机,自豪溢于言表。“这些播种机,一播就是四层,一层种、三层肥,既不会烧苗,还能在小麦生长过程中持续供给养分。”

3.6万亩农田的春播任务,50辆播种机,半个来月便能轻松搞定。

在这里,种地早就不再是体力活。

在合作社的车库里,遥控植保机、自走式卷盘式喷灌机、自走式旱田作物喷杆喷雾机、风送式远程高效喷雾机、智能秸秆打捆机等131台“农机编队”严阵以待。跟这些动辄三四米高的“大家伙们”相比,身高1米7出头的冯立田显得瘦小很多。

而合作社一系列大手笔、大思路,却不断在告诉你,自称“只不过是个农民”的冯立田,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

“光这些基础建设,我们就投入了不下5000万元。”站在集强现代农业示范场,冯立田环顾四周,办公楼、现代化粮食存储库、包装车间、高标准智能连栋温室……一座座不同功能的建筑物将1万多平方米的地方挤得满满当当。

围绕着示范场这个“神经中枢”,玉田县广袤的农田上,分布着合作社经营的1.5万亩土地,入社社员已近2000户。此外,合作社还通过提供代耕、代种等项目,每年为10.2万亩的土地提供全程社会化托管服务。

冯立田的大格局还不仅仅体现在投入上。

今年春节,在央视七套播出的2016年“全国十佳农民”颁奖典礼上,冯立田一出场,便带上了玉田特产——几棵“腰”系红绸的玉田包尖白菜。

“玉田的包尖白菜已经有300多年的种植历史,现在也是我们‘麻山碧玉’牌农产品的主打特色产品。”冯立田的合作社主要种植玉米、小麦等粮食作物,不过近年也发展了包尖白菜和青萝卜等经济作物。

“经营企业,不仅得上规模,还一定要做品牌,有了品牌才能做大做强。”冯立田指着蔬菜包装箱上慈禧为包尖白菜赐名“玉菜”的故事告诉记者。“就这一个品牌,一段故事,我们包尖白菜的身价就涨了三四倍。”

如今,“麻山碧玉”牌玉田包尖白菜、窝洛沽沙沟萝卜,以及他们的黑小麦、珍珠米、散养柴鸡蛋、薄皮核桃等产品,热销唐山及东北等地。

对品牌的重视,来源于冯立田早年的经历。“一样的衣服,带品牌的卖500元,不带的能卖200元就不错了。”1990年高中毕业的冯立田,开始并没有留在家里务农,而是通过亲戚介绍,干起了外贸服装加工生意。直到2000年,他以100万元注册了“玉田县第一家民营种子公司”——唐山益农种业有限公司。

冯立田说,“像办企业一样种地”,是多年经商办企业留给自己最深的教益。“思路通了之后都一样,只是换了种产品。”

与其说是“种地”,冯立田更倾向于将自己界定为是“经营”农业。

全方位

3月2日,冯立田开车回到自己的老家冯家铺村,把村里的社员聚在一起,征求大家的种植意见。这样的拜访,一开年,冯立田已经在附近乡镇进行了20多次。

此次回冯家铺,冯立田是“有备而来”的,他准备给加入合作社的5万亩地全部来个“大换血”——用青贮玉米取代传统玉米。

“种青贮,一亩地能收4吨青贮秸秆,每吨售价350元,种一季每亩收入1400元;如果种普通玉米,亩均产约1300斤,按每斤0.8元计算,每亩才收入1040元,相差300多元。而玉米收完之后还得晾晒、防霉变、贮存,收益少不说还费事。”有冯立田算的这本明白账,社员们合同签得自然爽快。

当然让他们痛快签合同的“底气”,是冯立田手里那些“已经许好婆家”的大订单——今年9月底10月初,“邻居”恒天然新西兰牧场等国内外多家大型知名牧场将向合作社收购5万亩青贮玉米。

恒天然新西兰牧场位于集强合作社的示范场以南,距离仅10华里。青贮玉米秸秆粉碎后制成的鲜嫩的青贮饲料,是奶牛们的美食。

不同于传统农民局限于种地单一环节,从产前信息研判、农资供应,到产后的加工、储存、销售,集强无所不包。

冯立田精于算账,这本账算到了农民心坎里。

玉米价格倒挂已是近年的老话题,眼看玉米卖不上价,却找不着好的替代作物,农户们也是干着急。有冯立田这样的“管家”给调结构、促加工、保销售,大家当然乐意。

“单纯从土地流转面积上讲,集强的规模不算大,但我们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过冯立田所指的“全”,却并不仅仅局限于服务本合作社的全产业链条。

春耕启帷,这些天,3万多亩代耕订单正纷纷扬扬落向集强。

“只要跟我们提前预约,农户想哪天种地,我们就会准时候在他家地头,要种子有种子,要农资有农资,要机器有机器。”这就是集强提供的“全程社会化托管”的服务项目。

“深耕45元/亩、播种20元/亩、收割60元/亩……”全程社会化托管服务涉及农资供应、深耕、播种、绿色防控、收获、秸秆还田、销售等各个环节,每项服务都明码标价。除了“单点”,还有“套餐”——“小麦从深松到耕种,到收获,每亩只需300元”。

“托管是农户当地主我来打工。”冯立田说,这一服务模式的灵感,来自3年前。

当时,冯立田下村续签土地流转合同,跟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签订了5年土地租约,可冯立田前脚刚迈出大门,老大爷后脚便追了出来。

“等我身体好了,地还能不能还给我?”老人家一边说,一边掉泪。

“我经历过小时候粮食不够吃、放学到地里捡麦穗的年代,也经历了1982年家庭联产承包。”冯立田说,自己知道挨饿是啥滋味,也知道土地在很多农民心里的分量,所以,当时想也没想便说,“大爷您放心,我不要您的地,我给您打工。”

47岁的冯立田戏称自己是承上启下的“过渡代”——“早年是从农民学着做老板,现在又从老板学着做回农民。全方位满足市场和农民两端对农业的不同需求,就是我的商机所在。”

新跨界

3月1日,与记者对话期间,冯立田的手机不时发出消息提醒的“嘀嘀”声——短短一个小时里,他手机上的“农合”APP显示,先后又有8位农民申请加入,等待后台确认。

在这8位农民之前,玉田县已有1万多农民的手机里,下载了这款“种地神器”。

“别人总问我,为什么说我是新型现代农民,我现在总结自己就一句话:我用手机来耕田。”能够在全国亿万农民中脱颖而出、获评“全国十佳农民”,冯立田自认最大的亮点在于“新”。

“现在,借助‘农合’这款手机应用程序,我们不仅实现了‘互联网+服务’,还实现了‘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销售’。”

提起自己组织研发的“农合”这款线上神器,冯立田滔滔不绝:“‘互联网+技术’指的是农民如果出现不能解决的技术问题,只要掏出手机拍张照片或录一段视频,传到平台上,坐诊专家会根据发送的图片和视频,把脉诊断、开方配药,并及时传回农户的手机。而‘互联网+销售’,是把农民的商品,挂到服务平台上去,农户生产的农产品也会被上传到这个互联网平台上。足不出户,他们就能将农产品远销各地。”

虽然APP最初推广时,老百姓们对这个新玩意儿直摇头,可冯立田却相信自己的直觉。“线上是趋势,现代农业再不是自己埋头啃一亩三分地的年代了,搞农业和办企业一样,光埋头种地,不紧跟国家政策和市场发展趋势哪行?”

“2000年种子销售市场放开,我注册了种子公司;2007年化肥销售市场放开,我注册了农资公司;2007年国家开始提倡合作社,2008年我成立了合作社……”谈到自己的每个重大经营决策,冯立田都记得当时的政策背景。

冯立田说自己看书杂,“早先卖衣服的时候,就专门看过货架摆放方面的书。”也正因为这种钻研,当初经营种子公司一年多,他就实现了和知名农资品牌“北大荒”公司的合作,并被邀请去给公司的员工讲营销方面的课程。

不停地学习让冯立田保持了超前的眼光和敏锐的行业判断力,也让他成为一个多面手,既是合格的决策者,也是懂技术的内行。

“2014年,我们就联合北京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开发‘农合’手机APP,对方能解决的是技术,但不了解农业,因此平台需要包含哪些功能,都是冯总自己一款一款设计出来的。”说起这些,集强合作社办公室主任郑怡斌很是佩服。

集强办公楼三楼正在装修,但一个长3米、宽2米的液晶电子显示屏已经挂在墙上。液晶屏能通过农田、大棚等处密集分布的摄像头和监测设备传回的数据,实时监测各个地块、各种农作物的温度、湿度和生长状况。如果消费者对买到的农产品不放心,只要扫一扫农产品上附带的二维码,这套物联网系统将奉上农产品最详尽的“前世今生”。

而在屋内,20多个与白领工位一样的办公桌椅已经准备就绪,这间办公室将成为集强员工们集体办公的“中央厨房”,方便随时沟通产销信息。

最近,冯立田又在忙着给合作社的农田上保险,因为土地面积大,保险公司结合国家政策,保费由一亩地20元降到4元。不仅如此,大面积的土地也使合作社能够享受银行贷款优惠。涉农金融服务,成为他关注的又一个新领域。

“而且我们已经掌握了这么多农户的信息——大数据也是钱。”冯立田说来信心满满。

年前,连同那座金灿灿的“全国十佳农民”奖杯,一并被冯立田斩获的,还有农业部“全国十佳农民”资助项目资金10万元。

“国家给的钱,我得用在刀刃上。我看这‘互联网+’真是好东西,这钱就撒网里吧。”这次,这位“全国十佳农民”不仅要紧跟潮流,更要领跑潮流。

倒霉熊太空历险记游戏

决斗之城2安卓版

盛大国际彩票安卓版

相关阅读